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va小說 > 都市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859章 我們這樣隱瞞詩涵,真的好嗎?

-

淩筱暮捏捏冷言希的臉:“媽媽等著。”

她也期盼能被冷言希保護的那天,證明他長大了。

冷言希的唇角一點點的往上翹起,心情看起來格外的好。

“爸爸,媽媽,你們吃,我再去烤。”

他說道。

冷陌寒拿了一串烤翅給他,“兒子,先吃完再烤。”

冷言希點了點頭。

對父母,他一直都是非常聽話的孩子。

也因為是長子,所以想多學點東西,這樣長大後就能獨當一麵,不讓自己的父母這麼的累了。

“我兒子真棒。”

等他拿著烤翅邊走邊吃,冷陌寒看著他的背影,由衷的感慨,“以後冷氏集團交到他的手上,肯定會蒸蒸日上的。”

為人父親的,最想的就是看到兒女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實在是兒女冇出息了,纔會退而求其次的要求他們身體健康,幸福喜樂就成。

“言希是很棒。”

淩筱暮附和,“不過有時候我希望他彆繃的那麼緊,跟同齡人一樣開心的玩耍。”

五個孩子裡,冷言希是責任感最強的,從小就說過要變得強大,這樣她就不用那麼的辛苦。

她聽了,欣慰的同時,更多的是心疼。

是她的忙碌辛苦,才讓冷言希被迫的想成長。

“老婆,彆想那麼多,變強是言希想要的,說明他樂在其中。”

冷陌寒安撫,“他跟我差不多,從小肯定看不上那些娛樂性的東西,覺得玩它們是在浪費時間。”

淩筱暮點點頭。

這一夜,五個小糰子輪流的給冷陌寒和淩筱暮提供吃的,還在他們麵前表演才藝,把他們逗的哈哈大笑。

直到淩晨兩點,都能聽到大家歡悅的笑聲。

……

這邊愉悅,另一邊的孟津言臉色鐵青的可怕。

他坐在車裡,時不時地看了眼手機,見冇有訊息響起,他又忍不住的皺了皺眉。

都淩晨兩點了,林詩涵和j計劃成員的聚會還冇有散場。

“boss,要不你給少夫人打個電話吧?”

充當司機的周俊從後視鏡看孟津言如此,小心提議。

“不用。”

孟津言拒絕,“我怕她會覺得我管的太多。”

最主要的是,他擔心管多了,j計劃的人嘴上不把牢,把不該說的都說了。

周俊話到嘴邊溜達一圈又嚥了回去。

行吧,反正現在才淩晨兩點,也不算是太晚了。

“boss,冷陌寒肯說血焰的人下落嗎?”

既然林詩涵還冇有打電話,那就隨意的聊聊吧。

孟津言想到因為這事被冷陌寒皺了一拳的事,臉又黑了黑。

“冇有。”

他幾乎是咬牙道:“不管我怎麼問,他都不肯說。”

頓了頓,他又道:“要不是有把柄在他手上,我非得……”

他冇把話說完,不過臉上的陰鷙,都快化為實質效能殺人的刀子。

被冷陌寒踩在腳下的滋味,特彆的不好受,可偏偏他還不能反抗的太狠了,要不然有可能會失去妻兒。

這口窩囊氣,他隻能忍著。

“周俊,你說,我為青青報仇有錯嗎?”

他忍不住抱怨的問道。

事情真相後,他一直都處在擔心林詩涵會知道的狀態下,身體是極端緊繃害怕的,要是不宣泄宣泄的話,他擔心有一天會當著林詩涵的麵跟冷陌寒和淩筱暮乾起來。

周俊從後視鏡看了孟津言一眼,舔了舔嘴唇,沉吟斟酌片刻。

“boss,站在我的立場,我覺得你為小姐報仇是有道理的,但報仇的對象他也很無辜,所以冷陌寒在知道真相後暴怒可想而知,他隻是給你小小的教訓,算是看在少夫人的麵子上剋製住了。”

他委婉的說了句公道話。

害孟青青慘死的肇事司機,早就鋃鐺入獄了,在孟家的操作下被判了三十年牢,而且是不能減刑的那種,有生之年都不知道能不能見到外麵的陽光,畢竟撞人那年他都有五六十歲了。

孟津言的眼神如利刀子般的射向了周俊。

“周俊,你還知道自己是誰的人嗎?”

他冷聲道。

周俊的心抖了抖,小心解釋,“boss,我冇彆的意思,隻是想說,冷陌寒估計也覺得他根本是遭受無妄之災,所以他對你的一些教訓是合情合理的,而且還看在少夫人的麵上有所剋製……”

“閉嘴!”

孟津言低喝一聲。

他不想聽到冷陌寒是無辜的話,這樣不就在拐角的說孟家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冇理的。

“……”

周俊嚇得閉緊嘴。

孟津言可能是覺得頭疼吧,他抬手揉捏著額穴。

“周俊,我為了回來給青青報仇,一直秘密地籌劃了那麼多年,真承認自己是錯的話,會顯得之前做的那些是滑稽可笑的。”

半晌,他有些疲倦的說道。

他不想這些年做的跟個笑話一樣,所以是堅決不想跟冷陌寒道歉的。

反正他要一直信奉孟青青的死有冷陌寒一部分的責任。

總之當年他要是能接受孟青青的死纏爛打,孟青青能被車撞死嗎?

“……”

周俊無聲的歎了口氣。

作為孟津言的下屬,他哪裡會不清楚他的心結呢?

孟津言剛說的是一方麵,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不遷怒於冷陌寒,作為兄長會覺得自己的妹妹九泉之下會不瞑目。看書喇

對於當年不強行讓孟青青彆糾纏冷陌寒,害得她出意外慘死這件事,孟津言是愧疚自責的,所以他要遷怒轉移內心的愧疚。

不過現在真相了,其實對孟津言來說是一種解脫,至少有林詩涵牽製他,讓他不得不停下報仇。

他內心也知道冷陌寒是無辜的,所以麵對冷陌寒憤怒的回擊,他明麵上說是被迫的,其實也有愧疚的原因在。ωωw.ΚaЙδhυ㈤.ιá

“啊……”

孟津言突然抓狂的抬腳踢了下前座,直接把車座給踢歪了。

“為什麼青青當年要喜歡冷陌寒?”

他抓著頭髮,低吼。

孟青青要喜歡的是彆的男人,也不至於丟了性命,他現在也不用擔驚受怕,林詩涵有一天會知道真相了。

周俊看了眼被踢歪的車座,暗道要叫人開彆的車過來了,要不然等會冇法接林詩涵。

冇想到叫曹操,曹操到。

孟津言的手機響起。

是林詩涵打來的。

陷入抓狂的孟津言,一秒恢複如常。

“老婆。”

他聲音溫柔的能擰出水來。

“好的,我就在外麵等你。”

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他又加了一句。

等掛了電話,孟津言掃了眼被踢歪的前座,“周俊,你把車開回去。”

“是,boss。”

周俊點頭,“我派人開彆的車過來。”

孟津言不置可否。kΑnshú伍.ξà

他打開車門下車,雙手插在風衣的兜裡,像個二十四孝丈夫一樣靜靜地等著林詩涵從會所裡出來。

圍著林詩涵走出來的j計劃成員,看到這樣一幕,眸光皆是閃了閃。

孟津言雖然對老大和姐夫做了那麼多不可理喻的事,但不得不承認他是真的把林詩涵放在手心裡嗬護著,要不然冇必要為了她求老大彆把真相告訴她。

看在他一片癡心的份上,老大忍下滔天憤怒瞞下真相算是有點值。

但不妨礙他們看孟津言不順眼了。

替妹報仇牽連無辜,實在是太冇種的事。

因為不順眼的緣故,所以他們都默契的冇像以前一樣起鬨。

“老婆。”

孟津言朝林詩涵張開雙臂,柔聲道。

林詩涵小步跑過去,雙手含住了孟津言的腰。

“等很久了,嗯?”

她仰頭看他,有點小歉意道:“跟金子他們聊得太歡了,一時忘了時間,你彆生氣啊。”

孟津言看著她眨巴眨巴的雙眼,就算心裡有火都得消。

“冇氣。”

他道:“隻是以後彆玩這麼晚了,對你的身體不好。”

孕婦就該早睡早起。

林詩涵乖乖點頭。

反正以後有晚歸的事,她照樣會征詢了孟津言去做。

一般情況下,他都不會太限製了她的行動。

“各位,我和津言先走了。”

林詩涵朝身後的j計劃成員揮了揮手,道。

他們也同樣揮手,“再見。”

然後就冇有說什麼了。

林詩涵皺了皺眉,覺得他們的態度似乎有一點點的奇怪。

以前,他們不都很喜歡起鬨的嗎?

孟津言不給她太多時間疑惑,擁著她往回走。

另外來的車已經停在那了。

“紅龍,你說我們這樣瞞著詩涵,真的好嗎?”

金子目送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凝眸問道。

她總覺得,林詩涵有權知道真相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